佛系画手
第五人格id:林憬御
随便画,瞎画,色感等于不存在的
主吃:叶all,纲吉相关,李泽言相关,第五人格相关
约稿私信,基本上不接约稿
其他的番,看见就画
只扩家教相关在腾讯,不常驻lof
不欢迎挑事的,时差党
 

amore e la morte

前言说几句,这是我13年左右写的一篇文。

但是构思很有趣,我现在看看也觉得很有趣,所以修改合并了以后发上来,存稿大概6w字。慢慢发——

穿越剧情,可以接受再继续——

cp:27all  偏向正剧

悬疑成分很多,当年脑洞非常大——

内容解释

‘它’提供A世界线交换条件给纲吉的人

A线 纲吉被白兰全灭线

B线 纲吉还没有被白兰全灭线

A线纲吉被称为纲吉

B线纲吉被称为兔子

因为有俩个纲吉,为了区分所以叫了不同的称呼

以下正文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【首章】启 

黑色的天,黑色的,没有光亮。被子弹穿过右肩时,痛也只有一瞬间,然后像是一段长长的梦境。 

 

纲吉以为自己会崩溃,但是没有。天亮了,起身,却不是熟悉的场景,“隼人。”梦呓般的呼出这个名字,然后闭上眼睛,不愿意醒来。长久的被送餐的人强迫喂食,为了让自己可以活着,那个人用了很多的方法,其实逃入梦境是最好的方法,但是吃饭以后却没有了睡意。 

 

呆滞的目光,纲吉勾勒出一个苦笑。隼人是怎么死的呢?当时,约定事成就去看海,但是手中的血渍带着温热。“十代目,您没有事,实在太好了。”于是,就没有于是了。那些画面永远都不会被掩盖,张大褐色的眸,却没有任何神光。还可以说什么呢?被分成三段的时雨金时,被送到了桌上,纲吉目视着,眼泪就出现崩塌的趋势。但是他忍住了,不能在别的家族的人面前这样失礼。 

 

自从坐上了这个位置,他就必须学会如何掩盖情绪。保持着看似不设防的微笑,和其他人保持距离。

 

纲吉轻移视线,透明的玻璃瓶中,是一红一蓝宝石般的眼睛。是骸的,依旧看着这个腐朽的世界。闭不上,是一种悲哀。永远,要见证。 

 

“骸,你的眼睛很美丽的呢!” 

 

“kufufu,彭格列,用你的身体换吧…” 

 

用我的生命换吧,换你一天的闭眼。至少不要看我,如此难以忍受的痛。目光向下,云戒点缀一丛清冷的白玫瑰,血迹凝固在金属冷上是永远孤傲的云。想不到会这样惨烈,想不到会先离去。 

 

自己相信自己的心,相信友谊。你们就是我生存的唯一理由,但是,没有但是。 


 当所有人都离开自己,有什么意思。黯淡无光的褐眸,僵硬的动作,没有生命的朝气。但是却不能死,因为那个人不让自己死。仿佛是折磨一般,这大概就是最苦的刑罚。纲吉呆立了许久,才开始慢慢移动下床,走到阳台,指腹贴上冰冷的玻璃,微凉的触感从指尖的末端刺痛了脑神经。 

“交换么?”抿唇敛平唇角,吐字时张合的线条也略显僵硬。突然,纲吉像是下定决心一样,狠狠握住拳头,直接陷入手心刻出红印痛入骨髓,却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。 

 

信念是什么东西,曾经的执着过大家一起欢笑就好,但是现在平静下了,只是希望大家都在。为什么,湛蓝的空只是虚幻,但是存在,只是存在空旷,没有其它。执念也许会变味,突然就会想要独占一切。 

 

当大空好累不是,为什么,怎么办。 

 

云,雨,雾,晴,岚,雷。倦了便可歇在大空怀里,但是大空却不可以有任何歇下的时候。天真也是有底线的,失去了的纯真,只剩下躯壳一般行尸走肉。 

 

“他们,都不在了呢。”玻璃破裂血迹沿着手慢慢温热的留下红色痕迹。不痛,却一点也不痛了。 

 

“换吧!换吧,用我的一切。”缓缓闭上了眼睛,倒地,褐发随意散乱在地板上,飘落如残花蝴蝶。 

 

如果不可以守护,就亲手毁灭吧! 从一开始,他就是这样想的吧。但是总不会如愿的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时空若交错在那瞬间的落寞中,沉下去,变成泡沫惨白了命运的痕迹。

“居然会是这样的么?”在决定和‘它’交换的时候,其实他就已经不在乎结果了,没有最坏的结果,但是现在的结果也不算很好。纲吉站在商店的橱窗前,借着玻璃的反光,看见的是十年前自己的脸。不知道自己是到了另一个时空,还是回到了自己的过去。如果是回到了过去还算好,至少可以改变未来,如果是跑到了别的时空……那么自己的存在就算什么呢?

所以,第一件事就是回家。纲吉并没有从大门进去,谨慎的选择了从窗户进入,他只是站在窗口就看见了和他一模一样的脸。无忧无虑的带着笑意的脸,趴在桌子上显得有点呆蠢。纲吉有点无奈,这样看自己的脸还真的有点蠢啊……他果然是来到了不属于自己的时空,所以他是被‘它’骗了吗?来不及细想,一股钻心的疼痛就腹部蔓延上来。

“呃!”魂魄被撕裂的疼痛,不禁让纲吉轻哼出声。褐发鬓角出现了几滴冷汗,狠咬住唇忍住不发出声音。时空排斥的疼痛,这难道是因为自己来到了不属于自己的时空吗?被咬住的唇沁出血迹滴在地板上,纲吉吃力站起。即使隔着一层楼,他还是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。那是他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人。


“必须……不让他发现……”但是现在让他发现自己的存在,肯定不是什么好的决定。指尖点起明亮的火焰,纲吉从窗口跳下,脚才触及到地面就有浓重的杀气刺激神经,于是纲吉赶紧进入了戒备状态。

焰瞳捕捉到一个黑色小巧的身影,纲吉不禁掠过柔和的感情,是Reborn,即使是在十年后,纲吉也不曾真正与reborn认真打过。Reborn是纲吉的老师,虽然有很多机会,但是今天第一次感觉到reborn如此纯粹的杀意。怀念的感情柔和了脸部线条,但是纲吉并没有松懈下来。后退一步躲开了所谓惯例的手枪子弹问好,纲吉才缓缓起身,轻声说出那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名字:

“reborn…..”

在楼下的阴影并没有沉默太久,reborn走出阴影,不动声色上下打量了纲吉,墨色大眼看似波澜不惊,但是多年的经验告诉纲吉,此时reborn是在诧异。 

“ciao su。”稚嫩的童声下微显压迫感。Reborn觉得眼前的人似乎是照片上被托付之人,被叫出名字后却绝对等对方说下去,对方忍话不说的情绪虽有隐藏,但依旧有泄露,果然还是一个小孩么。

“恩,我还有事情先走了..”思忖的一瞬间,纲吉忍不住说出了最蹩脚的逃跑台词。纲吉感觉reborn可能会误会什么,不管怎么样他现在都不能和reborn说太多。在没有那些年信任的堆积下的reborn,不一定会相信自己的话。即使要改变,如果最初的遇见,也许会改变太多。丢下话以后,纲吉用最快的速度点燃火焰迅速逃离,却没有走远,他还是想多看一眼他的老师,但是余光中reborn微压帽檐的动作别有深意。

本来以为reborn会追上来,却发现判断错误,不过幸好reborn没有追上来,不然他也没有自信可以逃跑。于是纲吉开始漫无目的的在漆黑冷清的街道上游荡,纲吉突然好怀念家的感觉,没有归宿的感觉,有一种说不上的厌恶。苦笑着,纲吉发现自己不知不觉来到了一家酒吧。

暗红色的流光从酒吧门的缝隙中倾泻出淫靡的形状,繁杂华丽的花纹在复古的红木门框上浮现。纲吉抬手附上门把推开,唇角擎着一丝笑意,坐到了某个包间的角落。

其实纲吉自己并不喜欢这种气氛,太不单纯。但是习惯真的是很无奈也很悲哀的东西,因为各种黑手党秘密见面,自己不得不练习如何游刃有余对付他们。

轻晃着酒杯,纲吉目光游离了。想不到自己要在这里过夜,回想了以前的事情,纲吉笑意加深,轻仰头把酒一饮而尽。 


斜倚着沙发,双腿交叠着,因为慵懒的动作露出漂亮的锁骨,微醺的褐发男生,说不出的诱人。但是想要染指这一抹艳色是要付出代价的哦。酒吧的店主,那个猥琐的男人凑过去,指腹触及到纲吉柔软的皮肤,正对上褐眸迷离的眼神,不由在心中赞叹。


下一秒,手腕就被扣住然后整个人都被丢到了桌子上。店主还没有反应过来,正要说什么,纲吉就握住人他的下巴捏紧。


‘我只是想来借宿几天,还有包房吗?’


店主对上他的视线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好惹的人,方才想调戏的胆子迅速的就破灭了,店主连忙点了点头。

并不想动武的,纲吉坐在店主给他开的房间的床上看着手心过了好一会。这个世界的,自己的朋友们还存在,可是这份友谊是属于他的吗?‘它’到底有什么目的呢,太疲惫了,经历了这一天的事情。


仰躺倒床上,纲吉长叹了一口气,他要怎么做才能拯救自己时空的朋友们……什么都不知道的那个自己,是多么的幸福啊……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@且醉安歌 肯定会改很多,但是很好玩啊,以前写的脑洞超大……

评论(2)
热度(31)
© 千本御 | Powered by LOFTER